2016年9月13日 星期二

色塊與色塊之間有線



  斷斷續續開始看起Andrew Loomis的系列教學書之一《畫家之眼》,目前看到p135。
  在看的時候覺得應該要開始做些筆記,但捨不得在書上寫字所以放棄(啊,這樣好像不行,至少也該寫在本子上才對啊。)
  我陷入一種困擾裡頭:在過去生活的環境,大家都是一片和樂融融,互相給予意見地創作著,但是最近會碰到一些,例如「我不喜歡」、「我覺得不夠」的氛圍。工作上當然常常會遇到這種事情,而我已把靈肉分開,覺得工作可以妥協,所以我妥協;但是遊戲或者是社團活動遇到類似的情況,不知道為什麼變得特別無法忍受......我想知道對方是怎麼想的!這樣的慾望很強烈,又怕顯得咄咄逼人,這是我近期最大的困擾了。
  啊,於是我開始看起這本書,我發現在看物體的時候我的想法真的發生了改變。
  那不是一扇門,而是白色的三角型(門本身的顏色)與深色的三角型(門的陰影)組合而成的長方型(門);淺色物體的邊緣將會開始變深,而深色的背景在靠近物體時顏色開始變淺;天空那邊淺淺的粉紅色其實是灰色,淺淺的藍色其實也是灰色。
  我的困擾被拆解開來,雖然還沒有解決,但是......
  因為色塊與色塊之間必然有線。
  而那都很美。



2016年8月23日 星期二

綠色的火




大致上是這樣的,先畫上線稿以後,開始往上開一個新的圖層,用透明度50%左右的筆刷開始塗抹上色並將原本的草稿覆蓋;首先先上一層固有色(例如頭髮的米色,鎧甲的綠咖啡)再上一層陰影。我試著想要調整飽和度去玩弄陰影的感覺,光是對比就有三種可以玩,冷暖、飽和度、色相(例如綠色有些時候比黃色亮),但是失敗了,無法自由自在地發揮,常常腦中一片空白的胡亂塗抹,我想這就是基礎不夠,應該多做些顏色的練習。

整張圖的動勢試圖從右下盾牌的翅膀(共兩個半弧),胸甲下緣(第三個半弧),到火焰-胸甲上緣-胸前的辮子三者連結的隱形線(第四個半弧)這樣子甩出去,上色到70%左右突然想到可以這麼弄,於是將火焰的形狀稍微修改過,並不是一個刻意的設計,所以略微牽強。(說著說著都心虛了)(笑)

可喜的是,這一次稍微練到了火焰怎麼畫,在過去的創作中,我總是中庸而保守,遇到不會的事情就跳過;這一次逼著自己「就是應該要畫火焰,必須去找火焰畫法」去完成它,雖然不夠好,但心態上進步寸許了。

還有無意間玩到了覺得滿好用的筆刷,「濕平頭水彩色筆」的大小變化幅度非常銳利敏感,一瞬間讓我有提起G筆的感覺,未來或許都會拿這個勾線,到時候再來慢慢說心得。

最後,對我來說,好像還抓不到什麼樣的人臉是我喜歡的,這令人有點挫敗。
得多多臨摹一些真實的臉了,加油!


2016年8月14日 星期日

羽毛



聽著KOKIA的〈希望妳能聽到〉畫完了。

手傷差不多復原後便著手將這張延宕許久的圖完成,在作畫過程中深深感覺到自己的渺小;我相信畫圖自然有自己的創作公式,我想我亟待尋找的,就是那個公式吧。加油!

[筆記]未來必須練習:
●人物臨摹
●場景臨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