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4日 星期五

倒著流出的血

紀錄│

20170224
偶爾我父親會跟我說一些他小時候的故事,今天趁著還有印象的時候紀錄下來吧:)


我猜想那一定是一個平坦的草地,有著被人踩踏踩踏著產生的泥土道路,一個交岔口旁有個牛車停在那裡。那個牛車被倒著放,一頭豬被四腳朝天綁著躺在上面。此時一個男人從旁邊走過來了,手上拿著大概有人兩個手臂長的刀子,突然將放在牛車旁邊的水桶潑甩到豬的脖子上,男人好像在對自己說:「好,來囉──」,接著刀子對著豬脖子一剮一刺一抽,豬發出了尖銳刺耳的叫聲。剛剛還裝滿水的桶子,現在在承接豬流下的血。

我爸說他嚇了一跳,因為那男人還有那隻曾經活著的豬就在距離他不到三十公分的旁邊,我爸站起來演了一下當時他的表情(他真的很愛演XD)(我爸低頭看著那個桶子,有點尷尬慌亂的繞了一小步,意圖離遠一點,同時發出哼呃呃呃呃怎麼會這樣的聲音)。

豬一下子就死透了。

我爸說,他不知道啊,他不知道那隻豬會被殺,看起來也不大,尤其那隻豬四隻腳被綁起來,看起來又更短了。

到底我們為什麼會開始聊起豬啊,好像是因為下班回來的飯桌,父女稍微可以聊天的時刻,我跟我爸說我有點想學小提琴啊,以後就可以天天拉殺豬的聲音給你聽囉。於是爸爸發出他特有的怪笑聲回敬我。

然後又聊到小時候爸爸家裡的養豬經歷,小豬小的時候好可愛噢,牠們跑步是兩只前腳兩只後腳像彈簧一樣一縮一跳的在奔跑,阿嬤在飯點會拿起裝著飼料的木桶敲擊,小豬們聽到聲音會從遠處發出ㄍㄥˋㄍㄥˋㄍㄥˋㄍㄥˋ的聲音一路追過來,養到從小小豬變成小豬以後就會賣到更大的養豬場去,再養大才被殺掉。

而且阿嬤會自己閹小公豬的蛋蛋(母豬的話只能交給專業閹豬的來,他們會在小母豬的卵巢處開一刀口子,然後雙手拿著不長不短的線,想像那條線從兩手中垂落如U字型,放入刀傷裡頭,用著像玩弄扯鈴般左手右手規律地交錯上下,一個輕輕拉扯,扯鈴,卵巢被拉起來了,閹豬的就用手把那些凹凹凸凸黃黃的囊皰摘掉。)

小公豬的話阿嬤就可以自己閹,先用籠子抓起一隻以後,阿嬤會坐到凳子上,抓起小豬的一隻後腳,不住掙扎的小豬身子則被阿嬤的雙腿夾住,小豬雙腿開開露出了蛋蛋,阿嬤拿那種便宜的刮鬍剔刀,用著巧勁對其中一個睪丸聯接會陰的那塊肉刮出傷口,之後就用手把受傷的睪丸扭下來,再拿個刷子沾著煤油(點燈用的)以及煙灰(燒柴產生的煤灰)混合的東西擦到傷口上止血,等兩邊蛋蛋都拔掉以後,小豬會被釋放,然後又ㄍㄥˋㄍㄥˋㄍㄥˋㄍㄥˋ的跑走,當然,這整個過程中每拔掉一次睪丸,小豬就會發出淒厲的尖叫,那和殺豬是一模一樣的,是一種用盡全力,從鼻子或額頭發出的聲音。

有一點需要注意,我爸補充,就是小豬的睪丸和睪丸中間有一條線,那條線不可以動到,不然小豬會死。

因為被閹過以後豬會長的比較好,但是是為什麼呢,我爸胡謅說尼姑和和尚沒有被閹也長得很好的說。(什麼鬼啊XD)

我胡亂回答,我猜是因為被閹了以後豬的食欲大增的關係,會特別胖吧,可能每個物種都有不同樣的慾望,而那些欲望相加起來剛好100%,假設豬原本有著食欲與性慾,彼此各佔50%,現在將他們的性慾拔掉了,食欲就會將剩下的空缺填滿,變成食欲100%,於是每隻豬都會吃的肥肥的。

我爸說,好像是喔。(我們就是這樣互相唬爛的過日子)

聽到這邊以後,飯就吃完了,我開始坐在電腦前忙我自己的事,我爸也是。




2016年11月5日 星期六

瑪奇-萬聖節活動-柯爾頓×凱爾




其實這張圖本來是在練習畫柯爾頓(右邊的人)的臉的角度的,不過和朋友們分享畫到一半的草稿的時候被問說要不要完成他,於是就這樣栽入這張圖的坑啦(跌倒~)
實際做畫時間大概6個小時左右,光是描線就很花時間啊(遠目)

那麼下收做畫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