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5日 星期五

北極星




2017.09.(待補)


  在幾個禮拜之前,我終於能夠拉奏歌曲了。

  老師讓我回家好好地練《小白花》這首歌,且因為擔心我還不會看譜,所以現場拉一次給我聽,至少讓我知道它長什麼樣子......。

  然後,在約莫下午兩點半的回家路上,我便旁若無人地一直在嘴裡重複著老師拉的琴聲。

  哼──哼哼,哼──哼哼。的。

  那是完美的,縫合的,佔據著我心房的聲音,近距離聽著提琴演奏的感受和電腦喇叭不一樣,一邊聽著歌曲一邊看著樂譜,「跟上了的」自己也和過去的駑鈍不一樣。再次上課的時候我和老師說她的曲子所帶給我的靈感和體悟時,一直以來都大咧咧的老師難得的非常害羞。

  因為是一輩子都在練的,練到理所當然的那些卻突然被誇獎了,很害羞吧,我也為我能夠在恰當的時刻讚美老師而非常得意。

  一切都令人感激。



2017年8月18日 星期五

尼特日記

  ◆

  整理一下自己這幾個月所做的事情,大概是這樣的:
  (1)六月中旬開始了我的第一次出國旅行,表姊帶我去日本玩了。
  (2)七月初離開了待了三年的公司,好捨不得,和同事走在路上聊到流淚。
  (3)八月初重新投入新的職場環境,努力適應中。

  ◆

  每一段的經驗都可以說好多
  先趁著還沒有忘記,來記錄一下當了一個月的尼特的感覺吧:P

  當尼特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呢?

  那是一種非常原始的狀態,你將沒有字面意義上的「地」與「位」,開始覺得自己變得胖了起來,走到哪裡,都很礙事,並且不受控制地長出尖刺,非常在意別人說的每一句可能影射到你現在所擁有的狀態的隻字片語,非常畏懼別人所呈現的任何一種與你的現況相左的價值觀,如繩,如索,如我、你、我、他。

  為了擺脫這樣的負面情緒,運動是必須的。

  跑起來的時候,只要一直一直重複著從腳跟踩滿到腳尖的動作,就能前進;呼吸的時候,冰涼的空氣會途經炙熱之心,你會不斷地被你喝下的傷藥給治癒;最後,你的肋骨,你的肩胛,你的臀部以及腿部的肌肉,將開始麻癢起來,很久沒有運動的你的微血管開始一根一根地裂開、滲血,將你的所有紅色染到肌膚的表層,你大大地喘氣,逐漸忘記很多事,除了──心臟的聲音。

  用力的抬腳,把大腿抬起來,把小腿踢出去,把腳跟落下,把腳尖踮起。

  運動完以後回到家,洗澡,吃早餐,和父母聊天,拉琴,畫圖,然後吃午餐,和父母聊天,拉琴,畫圖,最後吃晚餐,和父母聊天,拉琴,畫圖,睡覺。

  我非得如此規律不可,就因為我知道自己有一個角落永遠冰冷,所以必須一直笑是一樣的,就因為知道自己時常陷入膠著,所以必須要更加開朗是一樣的。因為沒有人給我規矩了,我得真正意義地主宰我自己,從行為,到時間。

  所以在畫完了漫畫以後,我的時間表一下子就空了一半,這樣子,就沒辦法兌現我隨口說出的承諾了;我在剛辭職那會兒,到處和我的父母、朋友們說,讓我好好畫圖畫兩個月吧──只是漏算了在一無所有的狀態下等待著靈感來敲門的時光是如此難熬。(笑)

  總之現在的我終於也適應了新的工作。
  幸好在我變成喜歡抱怨世界的人之前被我的表姊帶去日本的曠野。
  幸好我在培養出厭倦人群的孤僻之前享受到了極致的孤獨。
  我還愛著好多的人,我又坐上火車了。

  可以安心地,在火車上慢慢打盹了。

2017年5月30日 星期二

皮膚練習/色塊的感覺




 我有沒有說過其實我很喜歡紅色?

 今年度的三月份是一個對我來說非常重要的月份,那是因為,我開始整理起我的房間。

 從小到大,孩子們的電腦都是放在客廳的,電腦桌總是承擔起在上頭寫功課和打混摸魚的時光的責任,而房間的意義與概念只有睡前走進此處空間時,打開電燈與關燈閃瞬的模樣。我和父母討論許久,終於可以搬進房間,為此特地請人裝了一些好的氣氛燈,添購彰顯自我性格的家具,慶祝自己的私密空間終於走向完整。

 在採購一些裝飾品的時候,例如一個很棒的椅子,例如椅子上面的坐墊,或者是房內小沙發床的床單......我都下意識地選擇了紅色,然後又加上一點點的鮮綠色搭配,噢,乍聽之下很恐怖對吧,但我能保證,那帶給我非常前衛的感覺,那讓我發現原來自己這麼愛紅色(在此之前,我堅信自己對綠色、紫色、咖啡色情有獨鍾),也許是因為我開始勇於嘗試和冒險帶給我的改變吧。










 這張是「皮膚練習」的第二張。
 以我的朋友們和目前來自各處的觀眾評價來看,似乎都比較喜歡這張呢。

 在前陣子畫圖的時候,深刻的認知到自己有許多的不足,甚至沒有勇氣一個一個將待練習的事項羅列出來的程度;從2016年起到現在我真的很努力了,但是還不夠努力。在即將畫某些圖之前,我會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例如我會想著,這樣夠了嗎?或者是,這樣值得嗎?然後開始畫一些練習圖來逃避,但是,沒有顯著效果。的確有人認為練習圖很重要,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在當時並沒有真的投入在練習裏頭,只是在正事來臨之前努力裝忙來掩飾心虛而已。

 在5月28日上音樂課的這天,提琴老師跟我說我不要總是湊次數,我要練的是精度。

 她說:

 「你只有四次機會,結束了,就沒有了,用這樣的精神去克服每一次練習吧。」
 「然後你就要告訴自己說,你死了,明天再來。」

 別裝忙,別裝忙。

 快點列出清單。

 然後每一天都要大死一次。




 2017/05/30 撰文
 剛剛才看完《Shopping Design》2016.01 雜誌的我,覺得身心的雜質盡數沉澱。
 感謝那些美好的極境旅行:)




2017年4月30日 星期日

給冬天的詩



幾天沒有畫彩圖就覺得好枯竭。該怎麼辦,漫畫都還沒開始畫。

在前陣子我又開始自尋煩惱了,腦中會一直想著自己畫這些有意義嗎,真的值得嗎?
應該選擇什麼樣的方式來當作我的風格的完成才是最正確的,
應該找到什麼樣最佳的題材來作畫會更有深度;
只要一直想一直想,對畫圖的熱情就會蒙上一層陰影。

去音樂教室的路上我騎著腳踏車,看著人身上的顏色是如何像水一樣流動的,
吐出一口氣以後,驚覺自己好柔軟,好豐富啊。我獲得新生。
那些煩惱就和「應該到什麼樣的程度才叫做真情」一樣的無理取鬧吧。
我決定今天放棄畫那些枯燥的練習,馬上塗一張彩圖慶祝我的心靈出院。

夏天到了,就讓可愛的妹子來想念冬天吧>///<。





2017年4月8日 星期六

《終焉與開端的敘述詩》


2017-04-09

《終焉與開端的敘述詩》是一首我的一個網路友人的原創歌曲,而這首歌的名字則是另外一位替他譜詞時選上的;就如歌名一樣,曲子本身亦很詩意,很奇幻,帶有一點史詩的色彩。

今年度的第二張彩圖就獻給這首歌,真誠期待他們的劇團公演大成功:D


2017年3月26日 星期日

三月份

我在三月十一日的時候將電腦從客廳搬到房間裡面了。

這完全都是意外與突然。這天我請了人幫忙在房間安裝電燈,那時候被說怎麼買的是軌道燈呢?現在軌道燈已經過時了......而且同學,妳的軌道燈還是聚光的(有加強反射),而非散射,到時候妳的眼睛會壞掉......。

嗯,聽完專家的說詞,我真的戰戰兢兢地思考,要不要重買燈啊,但還是裝了XD
效果果然不怎麼地,所以我在三月二十一日出門重新配眼鏡的時候,又默默繞去特力屋買了桌夾燈。

啊,關於搬電腦的事情還沒講完。裝好電燈以後我就沒有要繼續動作了,本來想說四月份再來搬電腦的,可是我這種慢吞吞的速度受到了嚴重的鄙視,我弟看著裝滿五顆軌道燈的書桌上方,還有書櫃前方,比我還興奮地要求我現在、馬上把電腦搬回房間。

於是當天下午我和我弟兩人騎著腳踏車逛全國電子和燦坤,把該買的材料都買回家(例如HDMI軟線、無線基地台增強器、USB無線網卡、USB插孔與延長線、無線滑鼠鍵盤組......)

好不容易買完,我弟居然露出一種愧疚的表情,好像擔憂是否他的心血來潮讓我多花了無妄的金錢。

「待在房間的電腦」(身分特殊,需要加上引號)使用了一個多禮拜,發現無線網卡並不是很穩,所以在三月二十六號的時候我跑去光華買了網路線接頭,接著用我爸之前買過的網路線自己拉線了。感謝我爸和我弟看到我自己拉的時候幫忙我。

最後累到有種肝硬化的感覺,難以形容,就是很累。

三月份非常忙碌,卻一口氣將我其中一個新年願望完成了,真開心。

謝謝我的家人。